[免费注册][安全登录]
当前位置:首页奇闻趣事百奇灯光秀,奇闻灯光秀

正在加载最新数据,请稍等......

百奇灯光秀,奇闻灯光秀

奇闻趣事2023-5-4阅读:1908

网上有很多关于百奇灯光秀,奇闻灯光秀的知识,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奇闻灯光秀的问题,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,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!

本文目录一览:

1、奇闻灯光秀

奇闻灯光秀

360px

要说这世界上,有没有什么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儿。

答案是:基本méi有。

现在是科技社会信息社会农村城市一体化,但,我今儿要说的是我打从毕业开始,就误入歧途而走上的邪路。

说是邪路,也不正确,总之,它让我的人生发生了改变,yě接触到了那些,wú论怎么衍变,也不会被公之于众的东西。

说得好听点儿,就是迷信,神神叨叨的没个证据也没个lǐ念的瞎传shuō。

说的不好听,那就是科学都解释不来的事儿!一直被打压在土里面,生根都难的东西!

我叫韩浩,小名浩子,诨名叫狗蛋,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娃。

nín别看wǒ诨名不好听,农村就这样子,取个贱名好养活。而且我还是个男娃娃,zài家里那可是个宝贝疙瘩!

父母凑钱gōng养我读完了大学,按理说,我该找个体面的公司上班挣钱,不说为父母争光,但总要养活自己吧?

但此时我却正蹲在街边,手里拽着报纸,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招聘信息。

毕业半年,zhǎo工作连lián碰壁!就连养牛场都不要我!

但是!为了我娘!我不能放弃!更何况,我可不想窝在农村种地,面朝黄土背朝天,连个wifi都得卡半天!

烈日炎炎,正躲在树xià的我,突rán发现,不知什么时hòu,有人挡了我的太阳。

“嘿——小伙子,zhǎo工作呢?”

抬眼看了kàn眼前的老头,五十岁de样子,披头散发,shēn体干瘦,脸色蜡黄,站在原地都有点颤颤巍巍的。

bù夸张的说,看到他,我就感觉骨tóu架子都能满街跑,浑身带zhe一股阴森森的凉气儿,嗖嗖de往我的毛孔里钻。

于是我没好气的回答:“那不然呢,我找苍蝇下酒呢!”

“有意思。”老头笑了笑,掀开一侧的yǎnpí看了wǒ一眼,随hòu在huái里掏出一沓子黄纸:“小子,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惊奇,有一份gōng作介绍给你,将来……”

我笑了笑,还没等他说完,就将单子往外一推,绵羊一样的呵笑。

“bù好意思,拯救dì球的任务还是你老人家自己去做吧。”

说罢,我拿着报纸就zhǔn备离开,觉得碰到了盖世武功的传人,搞不好要我去打太极拳。

这不是拿我寻开心么?

见我要走,老头又在我身后喊了一句,“咳咳!不干找bié人了哈!一个月,一万!”

听到最hòu一gè单位,我zhè心里咯噔一xià!

靠!这是下猛药啊,一个yuè一万?!

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!于是我连忙笑意盎然的奔了huí去,给老头递le根烟,顺便讨好的给他揉le揉jiān膀,如孙子一般的谄媚。

“大爷,啥工作啊,这么吃香?”

老头接过烟,倒提着在手心里杵了chǔ,微微一笑:“大爷快退休了,要找gè接班的,看你骨骼惊奇,天赋异禀,不如跟我学……。”

我眼光冷冽下来,不会真shì让我学太极拳去吧……

“咳咳。”老头顿了顿:“我瞧着你挺机灵,刚才那一米宽的水坑,咵嚓一跳!一个鲤鱼跃龙门就跳了过去,当真是……和wǒ当年有的一比啊!”

“咵嚓……”我忍住没笑,摆出大拇哥来:“嘿嘿,那可不,祖传的好腿脚……别扯别的,到底啥工作?”

见我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,老头神秘的笑了笑,伸手进兜里拿了个东西,然后十分熟练的团了团,又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个吸管儿,插好在一起。

“你看好了,别眨眼啊。”

没说眨眼,我都没gǎn喘气!不guò这唱的哪出?幼ér太空泡泡球?

只jiàn他嘴lǐ砸吧了几下,然后嘴一收,一个缓劲儿,随后再吹,只一口气,那玩意儿就开始膨胀qǐ来!

不过这还没完,只见suí着那玩意儿的涨大,他双手熟练de开始在圆球shàng捏,看样子像shì个糖人儿。

我一看是糖人,就乐了:“哈哈——吹糖人啊?méi想到吹糖人这么赚钱啊,不过大爷你手艺真不错,干多少年了?”

大爷咂咂嘴说:“干三十多年了……天天吹。”

正说着,他就bǎ那个糖人递到了我的面前。

我这才注意到,这个巴掌大的糖rén活灵活现的,像极了一个美女的liǎn,圆圆的,很可爱,而且像是有生命似的……

虽说是他用嘴chuī的,有点恶心,可我还是没忍住,看着看着,一下就wǎng嘴里送了……

老头吹糖人这手艺确实好,而且那糖人儿味儿也不错,不怎么甜,脆脆的,可能是老年食品,含糖量少……

不过还没等我pǐn完,就听老头幽幽的补了一句:“这可不是糖人,这是吹尸体用的凝胶。大爷我啊,干的是巧活。”

“吹尸……”我看了看手里还剩下的半个美女脸,瞬间觉dé胃里一阵翻腾!

凝胶?!尸体?!我操你大爷的!

于是丢掉手里的糖人,我就后退好几步!

而那凝胶吹成,被我吃掉了半边脸的女人脸静静的躺在那边,剩余的半zhāng脸还在看我。

“呕——”我一个没忍住,便开始吐!

随后一股凉意从我后背慢慢的爬了上来!伴随着剧烈的阴冷,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

可那老头却还没完,还在说!

“这个吹尸体啊,其实挺简单,中国rén自古就有留全尸的习俗,不过现在车祸啊,跳楼啊,医疗事故都有可能导致死者shēn体出现凹凸不平,甚至是缺胳膊少腿de,这jiù需要wǒ们吹尸人了。”

“这可不是啥新兴的行业,以前jiù有二皮匠的行业,主要是缝合尸体,缝合了之后再吹,现在有凝胶这些东西,bù需要再缝合了,直接吹就行……”

我反应过来之后,就直接掉头就走!胃里面整个都是chōu搐着的!

混蛋,老子今天倒了xuè霉遇到这种东西!

“诶?小伙子你别走啊。”

“考lǜ考虑啊,别急着走,万事好商量啊,éi,小伙子,你跑个啥?”

“我在这里等你啊,我看好你哦!”

我哇啦啦的吐了一路,心里暗骂傻叉,gǎn觉跟吃了个死耗子似的浑身难受!

这鬼工作shuí会去做,还天天吹,一吹三十年!?

匆匆de离开街口之后,我径直回了出租屋,蒙着bèi子就想睡觉!可脑子里全是那半张凝胶女人的脸,越想xīn里越怕,最后在床上zhé腾了半天,愣是精神越来越好……

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,我都没从这恐惧里走出来,不过却接到了老妈的电话,“浩子啊,找着工作没?要我说还是回来种地的好,实实在在的,收入也稳定,还能娶个媳妇,对ba?”

“对了,邻村那个牛小花,你还记得吧?就是长得很俊的,小时hòu天天穿着个小棉袄,坐在村口等你de那个。我跟你说a,浩子,小花现在长得可漂亮le,就是胖了点,脸上长了点斑,不过屁股大好生养啊……”

“喂?浩子,你咋不说话?赶紧给老娘滚回来种地,别在外面瞎晃悠了!听见le没有?”

匆匆的挂断了老妈的电话,我xiànrù了沉思,要是再找bù到工作,我是不是就要回去跟父母种地,迎娶牛小花,出任苦劳力,走向人生低谷?

尼玛,说好的幸福呢!

在床上坐了老半天,也不知怎么的,那个糟老头子的话又在脑海浮现,他说要等我,这都一个月了,人应该bù在了吧?实在不行的话,我也只néngshì试了,谁叫牛小花比这还恐怖呢?

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我又回到了之前的街边上。东张西望的看了看之后,那个老头不在了,说实话,我心里还挺失落的,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没了,我真是在劫难逃嘛?

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nà个老头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响起,“小伙子,我就知道你会huí来找我的。”

我老脸一红,“你怎么就zhè么确定我会来?”

tā干咳了两声,眯着眼,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对着我说道:“因为你穷啊,我当初也是因为穷,不然谁会去gàn这差事?”

被tā这么一说,我竟然很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,两眼一润,牛xiǎo花那张大饼脸就出现在我眼前。

老头若有所思的笑了笑,点了diǎn头,说了句:“gēn我来。”

办完了入职手续,wǒ跟着老头进了老鸦山殡仪馆。

说是入职手续,其实就是一个外聘人员de合同。我这才知道这老鸦山huǒ葬场属于民政部mén的下属事业单位,xiǎng成wèi正式员工,不是容yì的事儿。

老头姓李,我寻思着就叫老李得了。他说,到了这lǐ,我以后就是他的rén了,以后要多做事少说话,不该看的不能看,不该问的不能问,又叮嘱我说以后路guò火葬场那边de陈尸间,不管看见什么,听见什么,一步都bù能停。

我似懂非懂的点了diǎntóu,心想这鬼地方规矩还挺多的,也没上心,跟着老头就wǎng殡仪馆走。老李说工作的地方是在殡仪馆里的化妆间,这地方是给死人化妆de,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死人化妆前帮他们填补好身上的缺陷。

吹尸体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老头说这一行是最轻松的也是最为紧要的,原因很简单,现在很多人都huì在殡仪馆举行追悼仪式,这就xū要我们将尸体美化,再供家属追悼。

第一天上班,迎接我的不是殡仪馆的馆长,而是yī具dài着余温的女尸。她静静de躺在一张单人床上,看样子高高瘦瘦,wén质彬彬,二十出头的样子。

即便已经死了,手还是握成quán头状,眼睛睁得老大,只不过毫无生气,整个面部都已经扭曲掉了,像是生前zāo受了极大的痛苦,而qiě应该刚死不久,血液都还挂在嘴角上,正慢慢的往下流。

老头顺手操起一根毛巾,将她脸上的血迹都抹了,然后走上前,对着女尸的脸就是一阵揉捏,手法极为熟练。躺在床上的女尸的脸,很快就被老头的手捏回了原状。

“你试试?”老头忽然转过身来说道。

我指了指自己,顿时打起了精神,心里倒不是好奇,而是害怕,毕竟第一次干这事,完全不zhī道该怎么做。虽然女尸的脸部已经被塑造出来了,可该从哪里下嘴吹尸体?

总不能从那破碎的脸部的缝隙里下嘴吧?

我犹犹豫豫的还是靠了过去,接触到尸体的时候,突然的感到了一丝体温,我莫名qí妙的觉得她还没死,或者说还没死透。

“不要怕。”老头在身后鼓励我。

我壮着胆子,对着女尸的嘴巴jiù亲了下qù。嘴唇刚一接触到女尸de嘴唇,就被老头一把拉了回来。

“你在干嘛?”

“你不是要我试试chuī尸体嘛?”我疑惑的看着老头,反问道。

他一把将我拉到旁边,厉声说:“我是让你去捏一下,谁叫你去亲尸体?”

“啊?”

“啊什么啊,就算是吹尸tǐ也不能用zuǐ啊!”

被老头这么一说,我彻底傻yǎn了。他一biān说着一边拿了一根金属光泽的小guǎnchū来,慢慢的放进了女尸脸上的缝隙里,然后拿了一块凝胶,捏吧了liǎng下之后,直接按在了女尸的脸上。

随着老头不断吹气,女shī的liǎn部也慢慢的膨胀了起来,那些极wèi柔ruǎn的凝胶慢慢的渗透进了女尸的脸部,将原本支离破碎的脸部填补成了一张动人的脸庞。

děng老头做完这一切之后,他拿了个diàn吹风出来,调成热风之后,对着女尸的脸jiù是一阵猛吹。女尸脸上的凝胶hěn快便凝固了,整个脸部看上去有点僵硬,不过hǎo在没什么裂纹了。

等做完这一切,老头就往盛放尸体的冰柜走,看样子是准备再取一具尸体来吹,顺便教教我这个nèn头青,而我人生地不熟的,只能在原地等着。

一个人站在原地等着,心里直发毛,毕竟对着一具尸体。眼睛很kè意的在逃避着眼前的尸体,可这屋子就这么大,她就躺在我面前。

很快的,老李带着一个鱼缸回来了,几条不大不小de金鱼在里面飘着,看样子是死鱼,不过还没什么臭味。我xiǎng这上班de时候还有心思摆弄死鱼?

老李将鱼缸放在女尸旁边,然后shùn手捞起一条金鱼,拨弄了几片鱼鳞下来,贴在了女尸的脸颊上。

“你这是干啥?”wǒ疑惑的问道。

老李神秘的笑了笑,再次拿起电吹风,调成冷风的模式,对zhe女尸的脸jiù是一阵猛吹。我甚至能看到女尸脸上的鱼鳞在凝胶上蠕动,那样子极为怪异。

等老李做完这一qiè之后,我凑近了yī看,zhè才发现原本满是裂纹的女尸脸颊,xiàn在看上去jìng然极为光滑亮泽,没yǒu了一丝裂缝的痕迹。

“现在懂了吧?”老李拍le拍我的肩膀,顿了顿继续说:“跟我来。”

我下意shí的点了点头,原来是拿鱼鳞混合着凝胶在遮盖女尸脸上的裂纹,看着倒是很精巧的样zi。

跟着老李准备将尸体放进冰柜冷冻,可就在尸体要被放进冰柜的shí候,我发现这具女尸的眼睛竟然还是睁开的,直勾勾的对着我。

我心里咯噔一下,俗话说闭眼了才jiào死,这眼睛都没闭上,恐怕不好。我连忙拉住老李,指了指女尸的眼睛,“这是咋回事?”

老李愣了一下,明显没注yì到女尸的眼睛,他将冰柜的再次拉出来一看,顿时眉头biàn皱了起来,“这…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我们再次将尸体抬出来,放在床上。老李shì图用手将女尸的眼皮拨弄下来,可无论他怎么拨弄,女尸的眼皮就是一动不动,lǎo李卯足了劲儿,使劲一扳,女shī的睫毛都被他弄了下来,粘在lǎo李的手上,可女尸de眼睛还是睁着的。

“这怎么办?”我dí咕了一句,递给老李一张纸巾。

老李一屁股坐到板凳上,将手上的睫毛弄了下来,看着眼前的女尸陷入了沉思。

死不瞑目这四个字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浮现,现在连老李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我犹犹豫豫的上前,心想不断的告诉自己,这可能是因为冰柜里太冷,jiāng女尸的眼皮冻住了,拨弄不下来是很正常的,děng过一会儿就好了。

“会不会是被冻住了?”

“可…可能吧。”老李迟疑le一下,起身对wǒ说:“我去找个热水袋来敷一下,等冰化开就好了。”

我连忙点头,目送着老李离开。

说实话,我虽然接shòu过高děngjiào育,但是面对着一具尸体,心里还是很慌luàn的,况且还是睁着眼jīng的女尸。我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,等着老李回lái。

天色已经有点暗了,我看了看时间,老李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wǒ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女shī的脸上的冰也该化开了,迟疑了一下之后,走到床边,伸手就想去把她的眼皮扒拉下来,毕竟她睁着眼睛看着我,怪shèn人的。

可我的手一接触到女尸的脸,原本应gāi冰凉的脸颊,现在却有点温热的感觉。我身体像是触电了一样,快速de收了回来,盯着yǎn前的这jù女尸,蹬蹬的退了好几步,头皮都麻掉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老李拿着gè红色的热水袋回来了。

“你傻愣着干嘛呢?”

我hún身一个激灵,赶紧迎着老李走了过去,“这女尸有…yǒu体温!”

老李笑了笑,yī把将手搭在女尸的脸上,然后说:“哪儿来的什么体温,这么冰的,你吓唬自己了。”

我又伸手去碰了一下,结果真de冷bīngbīng的,真的是我感juécuò了?

老李将rè水袋放在nǚ尸的眼睛上,很轻松的就将女尸的眼皮拨弄了下来,然后我们再次将她放进了冰柜里,这才算完事。

晚饭的时候,老李拎着两瓶二锅头一个劲儿de喝,说是找到继承rén了,心里高兴。我心里却跟吃了死耗子似的,别提多难受了。

这上班第一天就遇上怪事,以后还能好么……?

晚饭之后,老李将我安排在了员工宿舍里面,jiào我晚上好好休xī,不要乱跑,免dé耽误明天上班。

说实huà,这鬼地方除了一张床,一个衣柜,几乎啥也没有了,要我一直在这里待着,真的要死人。没有Wifi,没有电视,甚至没有人!

一个人躺着无聊,我就把手机上的小电影拉出来放,看着看着还有点小激动,外面花花世界,我竟然在这里待zhe,真尼玛的biē屈。

半夜的时候,也不知怎么的,wǒ浑shēn发热,感觉脸上全是汗水,猛的从床上zuò起来。看着空旷的屋子,竟rán还有点害怕了,不过这感觉被一zhèn尿意给冲散le。

我穿好衣服出门找wèi生间,说实话,我还真不知道卫shēng间在哪里。四周走廊的灯还是liàng着的,两份嗖嗖de刮,原本一身汗,愣是吹得我有点瑟瑟发抖的意思。

转了一圈之后,我后背都liáng了,要是再继续瞎晃悠,我明天gū计就得因为感冒进医院了。我左右看了看,反正没人,索性找个墙角解决了算了。

“嘘嘘……。”

hēng着小曲,我站在qiáng角,扶着老二就准备尿,可刚zhǔn备嘘嘘的时候,我发现这墙jiǎo有点不对jìn,因为那里似乎躺着一个人……

墙jiǎo的位置灯光不是很好,我凑近了一看,果然有个人躺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,不知道是不shì睡着了。我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不过我的手zài拍了几次他肩膀的时候,我就lèng住了,这人身上怎么这么lěng?

“喂,醒醒,醒醒?”

拍着拍着,他身子一下子倒在了地shàng,我这才fā现他de脸很黑,像是蒙着一层油似的,看样子估计一个月没洗脸了。

我伸手去扶他,将他身体扶正,又jiào了两声之后,我fā现不对劲le,这人身体怎么跟没骨头似的,软趴趴的,我扶着他,看着他的脸,感觉你毛骨悚然de。

一直叫不醒他,我也就放弃了,虽然现在外面凉风嗖嗖的,但是别人要在这里睡觉,我总管不着吧?我往别的墙角一zhàn,撒niào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宿舍。

蒙着被子睡了一晚上,第二天被老李的电话吵醒了。

“你小子人呢,不上班啊?”

我fān身起床,这才发现尼玛的已经上午十点了。穿好衣服就往化妆间跑,刚一到那里就看到老李板着一张脸,看zhe我,像是我犯了什么大cuò似的。

“咋的啦?”我弱弱的问了一句。

老李迟疑了很jiǔ,眉头紧皱,看样子是真的出事了。

“是不是昨天那个女尸出问题了?”我又问了yī句,潜意识里,昨天de那个女尸可能是真的yào出事的,毕竟那双眼jīng让我至jīn难忘,一gè死人的眼睛,为shén么会那么有神?

老李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昨晚有具尸体走丢了……。”

“走丢了?走丢了就去找啊……等等!你说什么?尸体走丢了?”

老李点了点头,说:“对,尸体走丢了。”

“尸体……尸体还能走丢的?”

lǎo李说有的尸体刚送过来,有的可能没死透,huì诈尸起来活动,不过这种尸体一般只能活动比较近的距离,很容易找到,可现在,尸体却不在这周围。

诈尸这两个字让我头皮发麻,我一个激灵,一下子就想到昨晚墙角的那个男的了,我还拍了他的肩膀,不会真的是走丢的那具shī体ba?

“也许…我知道在哪儿?”

听我这么一说,老李一下子来了精神,抓着我的肩膀说:“你知道?在哪儿?”

我带着老李回到了宿shě旁边的墙角位置,原本应该还在那里的男尸què不见了,只有我昨晚小便后的尿印子。我走过去看了看,墙jiǎo真的没人。

老李看着wǒ,看样zishì觉得被我忽悠了,zhuǎn身就走了,我也懒得解释,这事què实不好说,毕竟尸体真的不在这里。我又四周转了两圈,真的不在了,这水泥地板也没什么脚印shá的,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会不会是我看错了,昨晚那个是活rén,不是走丢的尸体?

我左思右想hái是没啥结论,只能回到化妆间,跟老李说自己看花眼了,他倒没怪我,而是再次将那jù女尸取了出来,shuō是送去给家属开追悼会啥的。

我问老李为什me这化妆间就我们两个人,咋没有什么妹zi啊什么的来化妆呢,他shuō我们这个化妆间跟真的化妆间是隔开的,我们负责缝补,而旁边的化妆间才是真的化妆……

等我跟老李到了殡仪馆的前门,这才发现这女人的家属都到了,围着一gè冰棺,看样子却很喜庆。lǎo李说这是喜葬,shuō白le就是让sǐ者高高兴兴的走,而不是哭sàng着脸,默哀的那种。

我跟老李将尸体放进冰棺zhī后,就退dào一旁看着,还别说这追悼会开得挺久的,足足开了三个小时,这才算完事,而且末了,我跟老李还各自拿了一个红包,四张毛爷爷,看着心里美滋滋的。

回到化妆间,殡仪馆的馆长就把老李叫走了,说是有什么dà事需要开会商量,我这种外聘的娃娃自然没资格参加,只néng一个人在化妆间里闲着。

其实需要吹de尸体还很多,不过我xiàn在啥也不会,只能干看着。

直到下班的时候,老李也没回来,我一个人回了宿舍,闲得都快出毛病了,等赚够了钱,我非得lí开不可,这鬼地方要是呆一辈子,我估计提早就dé老年痴呆了。

“dōng咚。”

屋外响起了敲门声,这个时候找我的,chú了老lǐ,估计也没别人了。我拉开门,却发现不是老李,ér是一个俏生生de女人。

“你…你找谁啊?”我愣了一下,率xiān开口问道。

她看着我,说:“你是新lái的吹shī的吧?老李叫你过去呢。”

“qù哪儿?”

“化妆间。”

女人说完这句话就走了,留下一路xiāng水味,我闻着闻着都有点意乱情迷的,不过想着老李在等我,也不敢耽搁了,关了房门就往化妆jiān走。

该不会shì今天啥也没干,晚上还得加bān吧?

我推kāi化妆间的门,就看到满屋子的尸体,几乎快占据了整个化妆间了,老李就zhàn在一个床位de旁biān,抽zhe烟,皱着眉头,看样子有点不高兴。

“咋回事?集体自杀的?这么duō尸体。”

老李递了一支烟给我,说这些都是别的殡仪馆送guò来的,那边装不下,运到这边来存放,我说为啥不直接烧了,免得占空间啊,送火葬场得了。

lǎo李quèshuō这些人都是没人认领的尸体,即便是烧了之后也méirén来rèn领骨灰,没人认领骨灰,那自然就méi人付钱,赔钱的买卖,火葬场肯定不会做。

被他这么一说,我就有点懵逼了,既然这样子,那还留着这些尸体做什me,岂不是浪费空间,总不能永久debāng着保存尸体吧?

“怎么可能一直保存,最多三个月,没人认领的都会丢掉。”

“丢哪里去?”

老李神秘的笑了笑,却撇开这个话题,说:“这些尸体,今晚我们需要将他们分出来,分lèi,男的,女的,有人认领de,没人认lǐng的,都要分清楚。”

“有人认lǐng的就需要送去火葬场,没人认领的就xiān放在这里,都别动了。”

我下意shí的点了点头,跟着lǎo李开始分类。这些尸体一看就是冰冻了很久了的,不然不会这么硬,而qiě脸色也不会这么白。我抬着尸体的脚,老子托着头,我们一起往冰柜里放。

我zhè才发现这具尸体竟然脚底板上有一个洞,看样子有点奇怪,他总不可néng是走路的时候脚板被什么东西扎穿了,然后失血过多而死de把?

这太huāngtáng了。

将尸体放在冰柜边上,我指了指尸体的脚底板,说:“这是咋回事?”

“放血。”

“啊?放啥血?”

“人血啊,放完了血再火化,咱们现zài的火化设备没那me高端,能省就省,懂吧?”

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原来还有这种事啊,那就是说尸体脚底板上的洞是火葬场的人弄的咯?

时jiān很快到了后半夜,尸体大概也被我们分类了,人yě累趴了,第一次见这么多的尸体,我其实浑身难受,只不过一直rěn着没说出来,免得老李说我胆小啥的。

仔细了清洗了自己的双手之后,我回了自己de宿舍,也不知道怎me的,我总感觉自己手上还是有死人的味道,很奇怪,无法描述。

俗话说懒人屎尿多,虽然我不是懒人,可人有三急,谁也拦不住。半夜两点,我准时的又有了尿意,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忘记问老李厕所在nà里了。

想想也是醉了,来这里这久了,我竟然还是不知道厕所在哪里,哎……

起身出门,我再次来到那个墙角的位置,扶着lǎo二准备迎风尿三丈的时候,我却发现墙角又躺着一个人,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那个人,看姿势有点像啊?

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过去,这才发现两天晚上躺zài这个墙角的是同yī个人。

我怯生生的还是走了过去,白天被老李这么一折腾,我yǐ经认定这是gè活人了,bù然为啥白天不在,晚上在?就算是诈尸的,智商也不néng这么高吧?

“谁在那里?”我dī声喊了一句,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墙角,看样子跟个死人没什么区别。等我走近了一看,果然是同一个人,脸还是那么黑,只不过衣服破了,鞋子也méi穿,看样子跟像是个乞丐。

zhè老鸦山火葬场这么偏僻,liǎng个WiFi都没有,更不要说shén么乞丐了,真有乞丐,估计也早就饿死了,因为这地方谁huì来?即便是来了,也不会施舍什么东西吧……

我推了他一把,他顺势倒在了一旁,我心里已经觉得不对劲le,这家伙估计是真的死了bù成?我伸手就想去试探他的鼻息,这一摸就知道活人死人了。

就在我手要放到他鼻子下面的shí候,他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用极为沙哑的声音说了句:“别打扰我睡觉。”

我愣了yī下,试图收回手,可我的右手被他死死的抓着,根本难以挣脱,我就想哭笑不得le,又叫wǒ不要打搅他睡觉,又不放开我的shǒu,难不成想搞基嘛?

哥哥我可是有直男癌的。

“你撒手啊?”我méi好气的说了一句,现在zhī道是活rén了之后,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,扭动了两下,再次试图挣脱他左手的束缚。

可他的左手jiù像是钳子似de,牢牢的抓着我的shǒu,任凭我怎么挣扎也没用。

约莫过了五分钟之后,wǒ也累了,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,低声问道:“你不撒手,我咋走,我不走,你咋睡觉?”

其实我心里真的想骂人,感觉自己遇到智障了,要么就是个精神病,估计前晚上翻qiáng逃出来的,跑到火葬场开心来了,碰巧遇上wǒ这个背时娃娃,哎。

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他忽然睁开朦胧的眼睛,看着我,说:“你是新来的?”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是,新来的,咋的,你也是在这lǐ工作的?”

他愣了一下,微wēi一笑,不过脸还是那么黑,跟黑炭似的,duì着我shuō:“呵呵,算是吧,好多年了,yǒugǎn情了。”

我肃然起敬啊,原来碰见“老司机”了。一阵闲谈,我问他知道老李不,shuō我就是跟着lǎo李到这里来的,他还是眯着眼jīng微笑说:“zhī道他,那个老鬼来这里比我还早,估计该退休了吧?”

我连连点头说shì,当时老李就是说自jǐ要退休了,所yǐ才出去找人来接班,而wǒ就是那个接班的人。wǒ又问他老李这个人怎么样,好相处不,有什么癖好没有。

谁知道他幽幽的说了句:“酒鬼一个,没啥特别的,不过你最好跟着他好好做事,别乱说,别乱问。”

我又点头,说:“这个我懂,来的那天老李就跟我说了,不过zhè地方有啥禁忌吗?”

“禁忌?”他显然有点意外我会说出这两个字,顿了顿,继续shuō:“要说什么禁忌也没有,就是要管好自己的脑子和手,不然什么都是禁忌。”

wǒ刚zhǔn备继续说,他却摆了摆手,说:“我该回去了,你也回去吧,有空再聊。”

“行!”

他起身走进了黑暗里,我摸了摸自己的手腕,已jīng有点wū了,这家伙力气真大,我回了宿舍,脑子里一直回想中年男人说的话,现在仔细的想想,他其实说了很重要的。

我只要管zhù自己的脑子hé手,自然不会有事,我也心安了,bù过děng我回想他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时候,què始终xiǎng不起来,不知道咋回事。

第二天,我将昨晚的事跟老李说了,他一把抓着我de肩膀,情绪有点激动,说:“走丢的尸体已经找到le,你说的人是谁,晚上?zěn么可能?”

“就是晚上啊,我已经连续两天遇到他了,开始还以为是死人,原来也是这里shìyuán工。”

“他还说认识你呢。”

老李跟我说这里根本没这个人,让我以后不要去找tā了,我就有点奇怪,老李的神色明显的知道这个人的,可他为什么这么说呢?

想不明白,我又问:“怎么会呢,我又不是做mèng,你仔细想想,他认识你,nǐyě应gāi认识他,就算不认识,至少也该有印象吧?”

“他长什么样子?”

被老李这么反问,我一下子就懵bī了,我还真记不清长什么yàng子了,我只能伸出shǒu,将手腕上的淤青给他看,shuō这就是他抓的,现在信了吧?

谁知道老李看到淤青,跟见le鬼似的,说:“疼不疼?他给你抓的?”

我点头说是,老李bǎn着脸说:“都叫你晚上别乱跑,你就是不信,今晚别再出门了,你bù是找厕所么,到我房间里来上,我房间yǒu厕所。”

见老李有点生气,我也不敢再说,只能点了点头,帮着老李处lǐ手shàng的尸体,这是一具完全biànxíng的shī体,要不是穿着衣服,我都认为他可能bù是人,而是一堆碎肉了。

这工程量之大,可想而知,老李跟我将他的衣服脱掉,身上几处大的shāng痕已经全是血痂了,我感觉肠子都要掉chū来了,而且隐yǐn的有diǎn恶心的气味。

老李丝háo不在意,拿了一大罐子的凝胶过来,也顾不上清理尸体了,直接往他shēn体shàng倒,凝胶很快的就覆盖了男尸的尸体,在wǒ的帮助下,很快将几块碎diào的血肉重新连接了起来。

老李说这是一个被人碎尸的rén,身前肯定遭受的极大的痛苦,我听得直恶心,怎么这里啥尸体都有啊,连碎尸的都要,要是换做是个女人,那还得了?

很kuài的,老李就将身体fèng补好le,那些剩余的níng胶被老李安排在了男尸的裆部,说是这家伙下去之后,要是没那玩意儿,怕是不能办事,到时候还得怪我们。

我jué得老李迷信,却怎么也笑不出来,这具尸体太è心……

我几乎没帮上什么忙,老李一个人完chéng了这些活儿,不过一想到以后可能是我自己一个人完成,我就忍不住想吐,这鬼地方,我是真的有点dāi不下去了。

kě是牛小花那张满是麻子的大饼脸,时刻都在提醒我,我不能半途而废,否者就得回去跟她生猴子,我草,我不想生猴子啊!

等qíng绪恢复了之后,老李yě快完事le,做完卫生之后就拉着我往他房间走。yī到他的房jiān,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如果说我的房间是简陋的单人间,这老xiǎo子的屋子简直jiù是总统套房啊,这装修跟面积,简直令我汗颜。

不过我没说出来,脸色却不好看。

老李下厨做了些吃食,又提了两瓶二锅头准备跟我喝一杯,我xīn里笑,还说没那个人的存在,别人shuō你是jiǔ鬼,你还真是酒鬼,gāi不会shì酒喝多了老糊涂了,不记得别人了ba?

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,肯定是老李不记得别rén了,可这地方就这么大,要忘记一个人似乎有点难啊!

酒过三巡,老lǐ的话匣子也慢慢的打开了。

“小韩啊,到这里le要听huà,不然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。”

我端起酒杯一碰,笑道:“谁要你救了,老子是梁山好汉,你gè老头子救我?哈哈。”

老李摆了摆手脑袋,笑道:“梁山好汉最后不都死了么,你小子就是不听。”

“得了吧,你那点事我都知道了,少méng我了,来继续喝。”

我揉了揉眼睛,发现老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我笑了笑,酒量还没我的大,还吓唬我呢?我起身去上了个厕所,免得半夜再往外面跑。

上完厕所,我这才准bèi回自己宿舍,临到宿舍的时候,我又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倒在墙角的位置睡觉,wǒ笑了笑,准备过去问问他为啥有这gè癖好,有床不睡,fēi要睡地板,这叫什么事?

而且我还不知道他叫啥名字,总该问问ba?

我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,一屁股坐到他身边,将酒瓶子放在一边,说:“对了,你叫啥名字来zhe?”

他挪了挪身子,抬起头说:“你喝了不少啊,跟那个老鬼?”

我点头说:“是啊,你还méi说呢,你叫啥名?”

“名字?你叫我成哥吧,呵呵。”

“成哥,有床不睡,睡地板,感觉是不是很爽啊?”

我估计也是酒劲上来le,往他身边一躺,学着他的样子,一dòng不动,可我bǎo持了不到两分钟,因为我感觉地板越来越凉,越来越凉,shèn至有点冻骨头!

我急忙起身,心想自己身体这么差劲啊?连地板zhè点冰冷都受bù了?

成哥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:“老李是不是说他不认识我,没wǒzhè个人存在?”

“你干脆算命qù吧,这都知道?”我疑惑道。

他笑了笑,shuō:“这老小子什么yàng,我还不知道么,以后他要这么说,你就跟他说,他二十年前救过我的命,我现在都还记dé,他自然就想起来了。”

我点头说好,颤颤巍巍的起身就准备回宿舍了。

酒喝多了,脑子嗡嗡的,一晚上人都迷迷糊糊的没睡好。半yè四点,我扑腾着从床上爬了起来,一身汗水将身上的衣fú都浸湿了。

“韩浩……。”

这个时候,我就听见yǒu人叫我的míng字,声音温温柔柔的,像是个女人。我下意识的就去kàn声音的来源,可四下里一看,连个guǐ影都méi有,更不要说什么女人了。

幽幽的声音hái在继续,喊得我心底里发寒,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蒙着被子继续睡。渐渐的,声音就小了,zhí到最后消失,可当我抬眼看的时候,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。

等到了化妆间,老李早yǐ经zàinà里等我le,见我来了,上来就问我昨晚上干嘛去了。我摸了摸脑袋,说:“没干啥啊,在屋里睡觉呢,咋de啦?”

“zǎ的啦?昨晚死人了,你知道吗?”老李一脸严肃,说的我感觉自己就是凶手似的。

“不知道,咋死的?”

老李皱着眉,说:“听说是自己跑进火化机里给烧死了,还shì个女的。”

“nǚ的?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隐隐觉得昨晚叫我的那个女声就是死掉的那个女人。kě是她都要死了,叫我名zì干嘛,我们甚至都不认识啊。想不明白这些,我就看着老李,看他zěn么说。

“是啊,女的,据说是火葬场新来的一个女员工,还是个大学生,殡葬专业的,现在连警察都来了,不过折腾了这么久,也没查出个什么,据说是自杀的。”

“这自杀方式也太那啥了吧…别人最多也jiù是跳楼,哪里有跳火化机的?”我回应。

老李叹了口气,说:“现在的小年轻,谁也搞不明白,动不动就要自杀,要么就自残啥的,真是…哎!”

我拍了拍老李的肩膀,说:“诶,对了,你还记得我跟nǐ说的那个人吗?就shì成哥,你说你不记dé那个,他说二十年前你救过他,是bù是?”

“他这me说?”老李神色一变,看着我,样子显得有点紧张。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是这么说的,你想起来没有,要不今晚我带你去见见?”

听我这么shuō,老李qǐ初没什么反应,但是三分钟后他暴走了,狠狠的jiāngwǒ骂了一顿,说我不听他的话,要是再跟那个成哥jiē触,怕是自己怎me死的都不知道,顺带着还zài我的nǎo袋上敲了两下,算是出气了。

他说好不容易zhǎo到我zhè么个徒弟,要是我出了什么事,那就真的不好了。

被老李这么一说,我也只得答应下来,毕竟我初来乍到的,不听老李的话,总归是不好的。末了,老李又说成哥早就死了,二十年前就死了,现在出现的人要么是假冒的,要么就是gè……鬼!

我心里咯噔一下,假冒的可能性太小,倒是鬼的可能性很大,我第一次接触成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,他身体那么软,而且bīng冰凉的,来去都是飘忽忽的给rén一种bùzhēn实的感觉。

习惯性思维里,鬼是要害人的。可是成哥没有,除了跟我谈心,似乎也没怎么反常的动作,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老李说今天没什么事zuò,叫我先回去休息,下周估计得处理那xiē堆积的尸体,到时候会很忙,不过这都得等shàng面的通知,wǒ们能做的就是先休息好,准备开工就是了。

我出了huà妆间的门,就看dào四五个警察在火葬场的门口转悠,看样子是还在调查取证吧,不过其中一个人我倒是有点眼熟,长得很像成哥,可成gē没有那个警chánà么jīngshén,而且体型也没那么魁梧才对。

děng我回到宿舍,一个人对着个手机,简直快淡出鸟来了,连微信摇一摇都摇不到人,要不是我知道自己还在地球上,我都要怀疑自己了,这鬼地fāng!

晚上,老李又把我叫了过去,看见我的第一眼,他就愣住了,说:“你小子是不是嗑药了?”

我白了他一yǎn,说:“玩手机玩的!这破地方shá也没有,你叫我闲着能干啥?”

“yě对,这地方是啥也没有,不过什么WiFi还是有的啊,不过密码我给忘了……。”

听老李这么一说,我也来了兴致,张罗着又将他屋里的WiFi给弄好了,不然我真不知道能干啥了,每天对着小电影zì己撸管,能不xiàng嗑药了似的么?

哎,单身diǎosī狗的日cháng生活!

将网络摆弄好的时候,老李也弄了一些下酒菜,还是二锅头,只不过这一次他没劝酒了,而是自顾自的喝着,像是在想什么事情。

“nǐ想啥呢?”wǒ端起酒杯,wèn老李。

“没啥,就是nǐ说的那个成哥。”

“怎么,你想起来了?”

lǎo李叹了口气,说:“二shí年前的事了,我都快记不清了,那时候chéng哥也是殡仪馆的员工,不过他犯了一些禁忌,最后sǐ在了一具女尸的肚皮上,我没能救他,他确实死了。”

我愣了一下,成哥真死了?那我每晚上见到的人是谁?鬼?

猛了一拍脑门,我看着老李,说:“可他咋说是你救了他啊?”

老李盯着我,说:“他说?他人都已经死了,估计啥也jì不清了,以为是我救的,shuō不dìng他还不知道自己死了呢。”

听老李这么yī说,wǒyě觉得是这样,以前就听过,有的人死了之后都b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,还在不断的做着身前的事,想想都有点毛骨悚然的。

从老李的屋里出来之后,我径直的往自己的宿舍走,好在距离不远,Wifi的信号还不错,晚上有的玩了!哎妈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。

等到了屋里,我也没顾上洗漱啥的,赶紧de就上床准备玩手机了,可刚一tǎng下,我就听dào有人叫wǒmíng字,这次是个男的,而且是成哥的声音!

shuō实huà,听老李说了成gē的事之后,我已经确定成哥有问题了,也暗自决定不再去那个角落里见他,免得遇见什么不赶紧的东西,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。

可是现在成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……

“谁啊?”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问了一句。

谁知道我刚一开口,敲门声也跟着响了起来,yīng该是成哥找上门来了。幽幽的敲门声还在继续,而我的心都快凉了,鬼敲门这三个字一下子在我的脑海lǐ浮现……

“那个,成哥啊,我已经睡了,你有什么事么?”

“你快开门,我有急事找你,晚了就不行了!”

我心里冷笑,难不成是害怕我跑了,害不成我了?

“成哥,我真shuì了,要不咱明天白天约个时间?”我之所以这me说,就是想在白天看看成哥敢不敢出来,我就不信yī个鬼,白天敢出来!

哼!

“xiǎo韩啊,出大事了,老李要害你!”

我翻身起来,想听tīng成哥想怎么忽悠我,还敢说老李的坏话,真的是gòu了,现在隔着门,我也没那么害怕,可shì等我脑子清醒过来的时候cái想起来,要是成哥真的是个死人,一个鬼,那么这么一扇破木门怎么可能阻挡得住他呢?

想到这里,我索性起身将门打开了,而开门的时候,我也将老李的电huà在手机上翻了出来,只要成哥一有什么dòng作,我马上就打电话给老李求救!

“怎么才开门啊!老李,李老头要害你!你快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
看着chéng哥急匆匆的样子,我反而点了yī支yān,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,kàn他继续biān,直到他编不下去了,我再戳穿他,顺带着我也不动声色的拨通le老李的电话。

文选公众hao:书香书客 回复(19)即可阅读

以上就是关于百奇灯光秀,奇闻灯光秀的知识,后面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整理关于奇闻灯光秀的知识,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!

 

扫一扫二维码用手机阅读

普宁内裤网
购买广告请联系站长!
图片推荐
    上海航交所与交银金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

    上海航交所与交银金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

    【资料图】据上海航运交易所消息,9月8日,上海航交所与交银金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上海航交所党委书记、总裁张页表示,希望充分发挥政策优势与平台优势,搭建航运金融业务场景,提供更多创新产品与服务,并借助“
    阴气太重:相传已久的故宫灵异事件

    阴气太重:相传已久的故宫灵异事件

      北京故宫是一个神圣的地方,但同时也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。北京故宫灵异事件时有发生,故宫灵异事件图片和故宫灵异事件视频也非常多,以下说说相传已久的故宫灵异事件吧。  1、奇怪的井 故
    孕期为什么老是半夜饿醒来,孕期老是半夜饿醒睡不着

    孕期为什么老是半夜饿醒来,孕期老是半夜饿醒睡不着

    网上有很多关于孕期为什么老是半夜饿醒来,孕期老是半夜饿醒睡不着的知识,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孕期为什么老是半夜饿醒来的问题,看百科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,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!本文目录一览:1、
    孕期控糖是因为什么,为什么孕期血糖控制标准更严格

    孕期控糖是因为什么,为什么孕期血糖控制标准更严格

    网上有很多关于孕期控糖是因为什么,为什么孕期血糖控制标准更严格的知识,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孕期控糖是因为什么的问题,看百科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,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!本文目录一览:1、孕期控
    为什么姨妈血味道大,为什么女性身上会有一股

    为什么姨妈血味道大,为什么女性身上会有一股

    网上有很多关于为什么姨妈血味道大,为什么女性身上会有一股的知识,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为什么姨妈血味道大的问题,看百科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,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!本文目录一览:1、为什么姨妈血
    大姨妈为什么没有感觉,第一次来大姨妈是什么感觉

    大姨妈为什么没有感觉,第一次来大姨妈是什么感觉

    网上有很多关于大姨妈为什么没有感觉,第一次来大姨妈是什么感觉的知识,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大姨妈为什么没有感觉的问题,看百科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,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!本文目录一览:1、大姨妈
你是怎么知道众人趣的?
  •   
  • 返回顶部